x

監管政策倒逼助貸轉型 已有頭部平臺調整業務模式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消金界| 2020-06-02 14:21:25| 2759人閱讀
摘要
近來,從《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到《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助貸行業迎來了密集的監管政策。

近來,從《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到《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助貸行業迎來了密集的監管政策。

整體來看,兩大辦法的出臺,對金融科技平臺,尤其是頭部平臺是個政策利好,降低了助貸平臺的監管風險,至少“有法可依”了。

但在利好的同時,監管政策也在重塑著整個助貸行業,影響已經深入到具體的業務模式層面。

消金界注意到,360金融內部開始加“輕資本模式”的助貸模式,并稱之為戰略轉型。

頭部助貸平臺業務模式的調整,或許將成為助貸平臺未來的一大趨勢。

1、助貸模式轉型

360金融最新公布的報透露,2020年一季度,360金融的“輕資本模式”貸款總額為109.04億元,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3107.1%。2020年第一季度,360金融輕資本模式下的未嘗貸款余額持續增加,已經占到全部未償貸款的21.2%。

截至2020年3月21日,360金融貸款余額為731.16億元,其中信貸驅動服務的未嘗貸款余額為576.1億元,輕資本模式下的未嘗貸款余額為155.06億元。輕資本模式的未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了1735%。

很明顯,輕資本模式的貸款極速增長。2019年第四季度,360金融輕資本模式的貸款占貸款總額的22%,而這一數字在2019年第一季度,僅僅為0.8%。

何為“輕資本模式”呢?

據消金界了解,所謂輕資本模式(capital-light model),是指助貸平臺直接將借款人推薦給合作金融機構,然后協助金融機構進行信用評估、信用管理、催收,然后收取相應的服務費。輕資本貸款模式,是真正的金融機構直接向借款提供貸款,而助貸平臺僅僅提供技術支持。

對平臺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在于,在這種模式之下,助貸平臺不再為貸款提供擔保,也就不需要承擔貸款的信用風險。而在財務報表,也不會計入任何擔負債。

輕資本模式貸款余額的增加,直接的結果便是杠桿率的降低與準備金覆蓋率的提高。以360金融為例,截止到2019年底,信貸驅動的未嘗貸款余額580.87億元,占股本總額的8.1倍,而2018年底則為9.5倍。

一直以來,助貸平臺直接或者間接的向合作的金融機構提供擔保,承擔絕大部分貸款的信用風險。

在傳統的助貸模式下,平臺為借款人匹配資金來源,信用評估、信用管理和催收由平臺來做,這種模式下,平臺需要對違約貸款承擔完全的信用風險。

承擔信用風險的方式是通過自己的融資擔保公司、第三方擔保公司或者保險公司貸款金融增信。當發生違約時,融資擔保公司全額償還逾期貸款之后,平臺則向擔保公司購買等額的債權,在與保險公司的合作中,如果借款人違約,保險公司將銀行未償貸款,超過保險范圍逾期金額,仍由擔保公司償還。

通過這種模式,助貸平臺獲得了機構資金,但是“痛苦指數也很高”。

據消金界了解到,由于借款人違約,2019年趣店向合作的融資機構,支付了20.84億元的逾期償還貸款。因為在傳統的合作模式下,當借款人違約,平臺有義務向合作金融機構償還全額的逾期未償貸款。

很容易看出,其實這就是助貸平臺“風險兜底”。而監管對助貸的期望,一直都是不要進行風險兜底。也就是所謂的“回歸本源”,助貸就是助貸,而不是放貸。

2、監管組合重拳重塑助貸

但助貸平臺面對的現實是,不兜底就拿不到金融機構的資金。

360金融、趣店、樂信、信也科技,幾乎所有的頭部助貸平臺都成立了自己的融資擔保公司,就是為了在與金融機構合作中,為貸款做增信。

但是,《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規定,融資性擔保公司的融資性擔保責任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10倍。根據《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四項配套制度,此規則適用于互聯網借貸。

10倍的杠桿率讓自家的融資擔保公司邊的杯水車薪。信也科技就表示,在現行的規則下,其旗下的融資擔保公司,已經無法滿足所有的資金擔保需求。

平臺轉而尋求與第三方融資擔保公司和保險公司的合作。與第三方融資擔保合作,逾期貸款實際上是以債權的形式由助貸平臺承擔,與保險公司合作,則是通過保證金的方式由助貸平臺承擔,超過保險范圍的逾期金額,仍通過擔保公司再回到助貸平臺。

無論哪種方式,助貸平臺在助貸中,實質上扮演了風險兜底的角色。

站在監管的角度,這其實并不是其愿意看到的局面,監管更希望將風險控制在它能看到的地方 ,核心風控的事情應該由持牌的金融機構來做。

隨之而來的便是《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與《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

《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實施以后,有兩個最明顯的影響,一是短期內經營融資性信保業務的主體會減少,二是彈性承保限額的設置,使得保險公司調整當前的業務結構,融資性信保業務中個人消費類業務占比有所降低,普惠型小微企業的業務占比有所提高。

而《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對 “擔保增信”規定到,商業銀行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和不符合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經營資質監管要求的合作機構提供的直接或變相增信服務。商業銀行與有擔保資質和符合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經營資質監管要求的合作機構合作時應當充分考慮上述機構的增信能力和集中度風險。

也即是說,無論是對于助貸平臺、擔保公司、還是保險公司,信保業務被收窄了,對銀行來說,也不能當甩手掌柜了,對合作機構至少每年全面評估一次,發現合作機構無法繼續滿足準入條件的,就要終止合作關系。

通過一系列的監管組合拳,助貸鏈條上每個機構要扮演的角色、要起到的作用都明晰起來。

對助貸平臺來說,輕資本模式可以降低業務杠桿率,從實際的風險兜底著變成純粹的技術提供者。

在監管一系列組合拳之下,助貸真的要“回歸本源”了。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捕鱼达人3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