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疫情成壓倒P2P最后一根稻草 出借人:我的錢怎么辦?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消金社| 2020-03-31 15:19:52| 8371人閱讀
摘要
2020開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多個行業受到沖擊,本就處于整頓風暴中的網貸業更不例外,并隨之進入了加速清退的快車道。

2020開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多個行業受到沖擊,本就處于整頓風暴中的網貸業更不例外,并隨之進入了加速清退的快車道。

在此背景下,有P2P平臺開啟赤裸收割,“老賴”也趁機渾水摸魚,因此,P2P出借人能否順利“下車”則備受關注。

P2P清退倒計時

疫情肆虐下,無數人的生活被按下了暫停鍵,不少公司沒有撐過疫情轉折而倒閉,員工失業。然而,對不少P2P出借人來說,還有比這場疫情更讓他們痛苦的事情——所投的網貸平臺突然不回款了,錢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拿回來?

“沒有一點點心理準備,我投資的平臺年后第一天就突然宣布清退了,現在所有的血汗錢都被平臺凍結,兌付方案遲遲未公布,一分錢都提不出來。”王敏表示,他原本還指望著這筆錢年后到期,拿出來給小孩子交學費,而他現在不僅學費沒著落,每月的生活固定支出最低6000多,還沒算上家里的煤氣電線伙食等開支。

“哎,這日子太煎熬了,現在也不敢告訴家里人,不知道自己一個人能扛多久……”王敏說道。

王敏目前的境遇,是一部分出借人在P2P行業清退大潮中的真實縮影。

其實早在上個月舉辦的媒體通氣會上,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就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不會改變P2P專項整治方向,“P2P以‘退’的方向為主,整個專項整治政策沒有改變。”

從P2P的借款端來看,借款用戶以小型商戶和個人為主,疫情籠罩,P2P目前除了部分借款企業經營困難,借款個人的還款能力與還款意愿也在顯著下降,此外,貸后催收環節在疫情的沖擊下也受到影響,這都導致行業底層資產質量下降。

多位網貸人士在接受消金社采訪時表示,受疫情影響,許多平臺逾期大幅攀升,有平臺逾期情況甚至較同期高出三四倍。

無疑,此次疫情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而P2P行業本身也早已搖搖欲墜。

“即使沒有疫情沖擊,在清退政策的引導下,網貸平臺都終將會走到這一步。”資深投資分析師高偉曾對媒體表示。

消金社注意到,目前,全國已有13個省份宣布取締轄內全部P2P平臺,僅僅今年3月份以來,就有內蒙古、陜西、吉林、黑龍江4個省級行政區接連發布取締公告,網貸行業清退步伐進一步加快。

對此,多數P2P出借人表示,面對P2P的大勢已去,只求能夠“順利下車”。七成以上的受訪者認為,“經歷過‘暴雷潮’和‘清退潮’之后,對待P2P趨于理性,與收益相比,更看重本金。”

而不論是在營或是清退的P2P平臺,出借人發現,在P2P這輛正在駛向行業終點的列車上,想要順利下車收回全部本金或許一點也不容易。

清退亂象

面對艱難的行業大環境,那些暫未清退或轉型,仍在苦苦支撐的P2P平臺日子自然不好過。

一家總部位于北京的上市P2P平臺,于去年11月中旬發布公告,表示因第三方支付暫停合作,導致部分回款延期,預計影響時間一個月左右。

有出借人反映,自從公告發布之后,至今已過去四個多月,平臺所投到期項目的回款便一直不正常,線上回款速度極慢。

消金社了解到,雖回款并不順利,但平臺并未立即強化催收。據一位內部員工透露,該平臺在2019年底對催收部門進行了大的調整,團隊縮編,不少員工遭裁撤。而開年以來的疫情,因各地的封村封路及隔離措施,導致催收團隊人員不齊,無疑進一步增加了催收工作的難度。

近期,該平臺上線了債權兌換商城,平臺負責人表示,“推出商城是為部分出借人提供快速退出渠道,且商城全部商品均按照正常市場價格或略低于市場價銷售。”

消金社查閱后發現,目前商城里上架的商品多為酒水、電器等日常消費品,除個別需搶購商品價格合適外,商城商品價格普遍偏高,絕大部分為正常價格的數倍。其中有部分商城上標價2000元的商品,在其它渠道只要300元,商品真實價格約為商城價格的1~2折。

商城價格與其它渠道真實價格對比

按照平臺的兌換方案,一元的債權可換一個積分,積分購買商品成功后即為同意放棄原賬戶相關債權及權益,且兌換操作不可逆。

“最近平臺客服頻繁致電出借人,引導債權轉積分,我也收到了電話。”一位出借人告訴消金社,“客服勸導我,說疫情導致P2P行業不好,現在真正的需求應該是把自己的損失降到最低,反正日常用品也是花,買了就買了。”

一位P2P行業資深人士向消金社表示,雖P2P平臺推出債權轉讓商城比較常見,但只要是在商品價格上大做文章的,就是毫無誠意的赤裸裸收割。

消金社在平臺官方客服群里了解到,除少數出借人選擇了兌換積分購物,自認損失下車,大多數平臺出借人表示,“平臺這是真把我們當‘韭菜’了,希望能盡快出清退方案,開始兌付。”

而受疫情影響,除了在營的P2P平臺艱難硬撐,已選擇良性清退的平臺也出現了延遲兌付。

2019年7月,P2P平臺滾雪球宣布良性退出,按照當時平臺和出借人一致同意的兌付方案,出借人投資本金會按照不同比例分12期,于2020年12月31日前全部兌付完畢。

但這個涉及3000余人、總金額2.4億元的兌付方案在執行了一個月后,便不再按計劃兌付。平臺回應稱“受大環境持續惡化影響,對應借款方和擔保方未能足額回款,故當前只能按照兌付計劃的2%比例兌付,后續會根據催收情況再安排補兌工作。”

出借人李楊向消金社反映,他投資了數萬元本金,按照原有兌付方案,實際應每期收到4000元,但最近一次回款還不足百元。“受疫情影響,我們預估到平臺原有的兌付比例和金額會受影響,也表示理解,但金額相差這么大,這確實是沒想到的。”

由于滾雪球無法按照方案兌現,李楊表示,他已聯合一部分出借人聯合向深圳市南山區金融辦舉報,而目前金融辦已經介入調查。

一家大型平臺的清退負責人謝曉勇告訴消金社,疫情對平臺回款影響很大,在他們平臺良性退出的14個月中,平臺2月相關回款進入低谷期。

“平臺2月回款總額2300萬,總額環比上月降低了約四成,這也將對他們原定的三年兌付計劃造成較大影響。”謝曉勇說道。

此外,消金社發現,P2P平臺出借人不僅要面對債權轉讓商城的“坑”,忍受延期的兌付期限,還需要注意提防某些平臺的蓄意收割。

早在今年春節前,就有自稱是P2P銀谷在線客戶管理服務部員工透露,公司高層已準備好了相應的收割方案:先打擊出借人的心理預期,把出借人耐心磨掉再趁機低價收割。

自稱是P2P銀谷在線員工與出借人聊天記錄

“大家不要再有任何幻想了,抓緊時間立案就對了!”有出借人呼吁。

但與此同時,消金社發現,即便平臺立案,負責人被判決入獄,出借人要回回款也并不容易。

“回顧歷年被立案調查的P2P平臺,未立案之前多少還能分期兌付一些資金。立案之后,大部分平臺回款則是遙遙無期。”有業內人士表示。

以轟動一時的“e租寶”案為例,平臺自2015年12月被立案,到2020年初,受損集資參與人涉案資金最終得到返還,目前有出借人反映其收到的這筆退款金約為出借額的35%。

此外,還有不少出借人表示,自己所投平臺暴雷立案后,一直無兌付、無回款,甚至長達2年時間一點消息都沒有。

2019年7月31日,曾經的美股上市“中國車貸第一股”點牛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3月24日,上海公安局浦東分局對外通報了案件進展情況,根據通報,警方已對外逃的點牛金融實際控制人發布紅色通報,并查封、凍結相關資產,而最終清退將由法院依法執行。

由此來看,出借人想要拿回資金還需一點時間。

老賴“渾水摸魚”

疫情之下,出借人要想順利下車,除了要面對“奸商”,謹防平臺在清退過程中的各種收割行為,還需要提防一部分“老賴”的“渾水摸魚”和亂中取利。

消金社注意到,目前已有部分“老賴”群體有組織的攻擊平臺。

近日,愛錢進、錢站的母公司凡普金科集團注銷旗下某控股子公司工商信息,微博大號“網貸維權接待員”獲此消息后,便連發微博聲稱凡普金科出事了,要準備清退,并組織投票活動,有意識地引導平臺借款人不再還錢,并加大對平臺催收的起訴力度。

圖片來自新浪微博

不僅如此,“老賴”群體的套路也是一個接一個,他們甚至還喊出了“網貸上岸除掉錢站”的口號,慫恿借款人將催收電話呼叫轉移給愛錢進工作人員,妄圖影響平臺正常辦公。此外,還造謠平臺人去樓空,鼓勵有還款能力和還款意愿的借款人不還錢,并忽悠小白出借人去投訴鬧事。

圖片來自新浪微博

而遭遇這一情況的平臺不止愛錢進一家。消金社看到,有網友在多個網絡平臺上發布消息稱“積木盒子2月5號宣布轉型后不回款”,“成立出借人委員會不公開不透明非必要”,呼吁出借人不要確權(債權申報)。

3月20日,近百位出借人將積木盒子CEO謝群堵在辦公室,要求其簽下手寫協議,承諾在3月31日前出臺正式的兌付方案?,F場視頻中出現推搡的畫面,積木盒子被指控“雇傭打手打傷老人。”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積木盒子出借人向自媒體“新金融深度”透露,上述行動實則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老人、孩子、孕婦”也是該團伙的策劃下讓其上場的。這個維權群中,這類以“鬧”維權的活動被稱為“旅行”,而下一步,這個維權團伙盯上了微貸網。

該維權群的群主稱,這些平臺出借人中“肯定也有頭腦簡單的”,實在沒有人,可以安排幾個去現場一起鬧。

P2P“維權群”聊天記錄

“一部分借款人明知道部分網貸平臺的利息不合規,屬于高利貸、套路貸,但是卻依然使用,很多人都在以貸養貸,導致最后還不起或者說直接不想還。”業內人士表示在,掃黑除惡的大背景下,老賴抓住政策“漏洞”,有組織地出擊,加上疫情影響,已經讓整個借貸的催收工作難上加難。

一位P2P平臺CEO不禁感嘆目前身處網貸行業的“水深火熱”,“催收緊一點,往前一步叫黑惡勢力,退后一步回款不力,等著的結局將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針對行業的種種亂象,消金社注意到,監管部門加大了對P2P網貸惡意逃廢債群體的打擊和懲戒力度,對平臺的清收回款也給予了大力支持。

2019年9月,監管下發《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要求在營P2P網貸機構接入征信系統。

據消金社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超過20家P2P平臺正式接入或正在對接央行征信系統,其中有12家正式接入央行征信,還有近10家正在對接中。

據了解,在對接征信機構后,有P2P的逾期數據出現明顯下降,很多逾期的借款人也開始主動聯系平臺還款。“這個政策能讓P2P的壞賬至少減少30%,提高催收效率,一定程度上能夠解當前P2P平臺壞賬的燃眉之急。”有業內專家如此判斷。

除了接入征信手段的外部手段外,有P2P平臺也在采取多種手段,不遺余力開展催收工作。

自去年年底四川宣布取締全部P2P后,專注于教育培訓行業的P2P平臺鴻學金信從2019年9月1日起停止發標實際上就已進入到清退階段,目前正在根據監管部門的要求加速清退。3月26日,平臺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一批擬起訴名單及失聯借款人名單。

鴻學金信負責人告訴消金社,平臺除常規催收方式(包含但不限于短信、電話、QQ、微信、失聯查找)以外,還采用了法律手段,啟動批量訴訟。“有部分借款人是因為與培訓機構可能還有一些糾紛導致還款意愿低,其實整體來看,我們的逾期及壞賬占比比較少,一直穩定在2%上下。”

鴻學金信法律訴訟判決公告

鴻學金信負責人表示,從法律訴訟的效果來看,目前比較明顯。“只要走訴訟,80%以上的逾期借款人就會還款,畢竟培訓費的單筆借款金額不算大,借款人也主要是上進青年,而且受此次疫情影響也不大。那些本金都難以向出借人兌付的平臺,本質上還是借款端資產的質量存在問題。”

大夢驚覺,P2P清退大局已定,正在清退的P2P平臺,需依據監管要求堅守原則底線,認真開展清退兌付工作,若還想著趁機收割,無疑將站在出借人的對立面。對于仍在運營的平臺來說,不管接下來是清退、轉型助貸還是小貸公司,前提都要做好存量網貸業務的處理。

而隨著對惡意逃廢債的打擊力度進一步加大,現在猖獗一時的“老賴”們接下來將寸步難行,而P2P出借人的權益也無疑會更有保障,平臺的下一步也將走得更加順利。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捕鱼达人3官网下载安装